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京营战力衰退的原因有以下六个:

一是京营士兵被安排去修筑陵寝、疏通河道灯,繁重劳累的营造任务压在他们身上,史书载“工作终岁,不得入操(操练)”;

二是直接统辖管理京营的文武官员贪污腐败十分严重,借大批京营士兵去干私活,侵占京营士兵的田地操场,基本的粮饷都不发,只能去兼职贩卖东西维持生活,但还是面有菜色,马匹瘦的出皮包骨头。

三是冒空饷人数众多,诸将、勋贵、豪强、外戚、奄寺(宦官)等家中仆役家丁入军籍领取粮饷。

四是京营士兵多为老弱病残,难有优质兵员,常常连基本素质都不过关。

五是年年有京营士兵逃亡。

六是京营士兵无操练时间。

七是各种物资遭到克扣。

京营内部外部的种种恶劣现象,致使京营战力已经不能够担起守卫京师、讨伐外敌的任务。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发生,远征明军全军覆没,京营更遭到毁灭性打击。

明成祖朱棣靖难之役成功即位,京营制度逐渐完善成型,三大营正式出现标志其真正形成。三大营,分为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五军营是中军、左﹑右掖和左﹑右哨五部分组成,人数最多,京师卫军、都留守司及山东﹑河南﹑大宁三都司卫所马步官军(轮流赴京城值班,因此又称班军)、随驾马队官军、操练上直叉刀手(围子手营)、幼官舍人殚忠﹑效义诸营。三千营是最早以三千蒙古骑兵为骨干组建的,因此得名,全部是骑兵,实际人员远超三千,分五司,分别掌管皇帝御用的旗 ﹑舆服﹑兵仗金鼓、御用宝物等。神机营是专用铳﹑炮等火器,同样分中军、左﹑右掖、左﹑右哨五军。

三大营不是同一时间,一下子就组建成型的。朱棣迁都北京后便增京卫七十二卫,设五军营,南征安南、北巡大漠,再先后增设三千营与神机营,至此三大营齐全。京营设立之初,朱棣就明确其主要任务:拱卫京师、外出征战(机动性部队,可调动)和抵御强敌进犯侵袭。五军肄营阵,三千肄巡哨,神机肄火器,三大营各司其职,前面还提到京营本就有七十二卫,大概有三十五万人到四十万之间,每年春秋两季节有山东、河南等地的卫所士卒也会来京城,与三大营和京卫一同操练、驻守。这样的京营才是完整的京营,终于成为明朝最主要军事武装力量。

建功立业

上面提到京营在永乐年完整,同时达到巅峰时期,从洪武时期的四十八卫上升至永乐时期的七十八位,人数翻了数番。京营的实力达到顶峰,明朝军事实力达到最强盛时期,京营南征北战,屡立奇功。京营的形成发展,规模不断扩大,战斗力不断增强,是经过战火洗礼的,明朝初期的近十次大规模战争和难以计数小规模战争都是依靠京营才大胜打赢的。明朝初年征伐鞑靼、瓦剌、安南等,动用的京营兵力不等,最多时达到五十万。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军官不下二百万,京营人数占近一半”,这样的军事实力,横扫亚洲是完全没问题的。

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华隆因犬获救

京营的盛衰

古语云:盛衰各有时。没有什么事物是永远兴盛的,京营作为明朝军事的核心力量,大明帝国赖以生存、强盛的重要支柱,承担有重大的责任,随着时间的推移,物是人非的变化,京营也开始衰败。京营的衰败,标志着明朝一项重要事件:皇权衰弱。这里的皇权衰弱不是宏观意义上的衰弱,而是微观的,臣权掌握京营。洪武和永乐之后,天下承平,外无战事,统治集团迅速腐化堕落,沉迷在靡靡之音荡漾的明朝,京营战力一日不如一日。本是专司军事战斗的京营,逐渐走向“多功能性”,变得什么都擅长,就不擅长打仗。

京营的建立

朱元璋所创造的京营雏形是很有想法的,“集天下卫所兵于京师训练选拔精锐留用”,天下还未一统时,为了方便对外军事征伐,设大都督府统辖全国军队,后考虑大都督府权力过大应当分权处理,便取消大都督府而设五军都督府分统诸军,“内外置大小二场,分教四十八卫卒”。京营具有保卫京城和征战主力的作用及责任,因此兵员数量多质量高,所用的马匹器械粮草等均为上等,设置之初便尽可能地保障京营的战斗力。

京营的渊源

明代京营类似两宋时期的禁军、汉代八校尉(中垒、屯骑、步兵、越骑、长水、胡骑、射声、虎贲),有着许多相同点。封建王朝,皇帝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这一切的由来除秩序和法律共同提供外,还有一项强有力的保护:军队。先秦时期提到的“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后世王朝孜孜不倦地想去做到,达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目标追求。代表皇帝和皇权的中央,实力若是不超过地方,这样的统治秩序牢固吗?唐朝的盛衰史告诉我们:非常不牢固。唐朝之所以衰败,正是因为安史之乱前节度使和藩镇的势力越来越强大,越来越不受中央节制,行政权和财政权全放下去,每一个藩镇就像一个独立王国,每一个藩镇节度使就像一个皇帝掌握军政大权,导致出现“外重内轻,外强内弱”的局面,唐朝因此而亡。所以在后来王朝开始加强对“强干弱枝”的重视,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和防止,不再是放任。宋代禁军和明代京营就是最好的体现。

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华隆因犬获救

展开全文

北宋末年,禁军人数依旧号称“八十万众”,明代君臣念念不忘,评价“自唐宋以来,京师皆宿重兵,畿内外当天下之半”。洪武末年辽东有将军上奏朱元璋,核心思想为:加强中央军的数量和实力,让其可天下之兵马难敌。朱洪武闻之大喜,大为赞赏,开始设置京营。不过朱元璋将此事并未做完全,他设想的是天下精兵,一半在京师,一半在北部边塞。北方的藩王们手握重兵,燕王朱棣为首统率北部藩王兵,洪武末年兵力总数达三十万之多,比京营少一些。但北方边军只是在战时由朱棣节制,其他时候互不相干,地方政府和地方守备军还能钳制他们。据史料记载,洪武末年的京营实际人数有五十万,可信度比较高。

从远古时期的部落联盟时代开始,军事力量便成为主宰一切的东西,一个部落、一个联盟、一个文明的盛衰取决于它,强者生,血脉流存,弱者亡,血脉不保。纵古观今,华夏文明无时无刻地年年月月不在发生战争,规模不等从大到小。中国王朝中,汉朝、唐朝和明朝,圈粉众多,位列前三,尤其是最后一任汉人王朝——明朝,素以“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闻名。“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这句话还有后续: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强大的军事势力上的,朱元璋和朱棣时代,大明屹立世界之巅,国力周边番邦无可匹敌。两人的时代结束后,他们同样为子孙留下许多珍贵的“护国宝物”,其中有一样便是“京营”。熟悉明朝史的朋友们对“京营”不会陌生,知道它是大明的核心武力支持,“天子守国门”的资本所在。

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华隆因犬获救

难有成效的改革

有识之士都明白,京营的强弱盛衰关系着大明帝国的核心统治——军事实力,因此明廷对京营的改革势在必行,我们以崇祯时期的京营改革为视角。大臣李邦华核算京营士兵具体人数,查出占役、虚冒,“年必二十四五以下,力能举二百五十斤以上,萟必兼弓矢火器二事”选拔训练、每月考察一次、马匹稀缺问题同样有想办法解决“他官借马,非公事不得骑,自是滥借为希”,基本解决官员借用马匹一事、其他武器装备、将领选拔等制度也进行改革了。颇有成效。但这样一做,触动了绝大多数是的勋贵官员的利益,改革阻力非常大,因此结果都是不尽人意的,明朝覆亡的脚步随之越来越近。

原标题: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

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华隆因犬获救

参考文献:《明史》《明会要》《明经世文编》《明代京营之组织》《明太祖实录》《论明代的京营》《绥寇纪略》《崇祯长编》等——致敬感谢

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华隆因犬获救

朱元璋和朱棣铸造出的帝国利剑:谈明代京营的存在、意义和盛衰,华隆因犬获救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