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故事 >

世界历史上有没有什么逆天的军事行为?,麦泽利安

2019-12-24 07:30来源:综合新闻次阅读

展开全文

世界历史上有没有什么逆天的军事行为?,麦泽利安

原标题:世界历史上有没有什么逆天军事行为

可以说,锦州之战完全出乎国军意料。国军事先并未料到解放军会放弃长春,突然越过沈阳南下,大举进攻锦州。所以,在解放军开始进攻之后,国军统帅部曾去电征询范汉杰的意见,问他认为能否坚守,其实是希望他能向西突围的。但范汉杰此时反而判断解放军实力有限,锦州可以坚守待援,只要华北和沈阳都能出兵救援,即可在锦州与东北解放军进行战略决战。这个想法其实和黄百韬被包围在碾庄之后的情况很像,都是错误判断了敌我形势,低估了解放军的战略决心,却高估了国军的战斗力。更早有这个想法的则是张灵甫,结果都是一样真的报效党国了。

而廖耀湘在耽误了几天后,在国军统帅部的严令之下,才慢吞吞的向西增援,到了黑山、打虎山一线,就被解放军阻击部队阻拦,无法继续前进。华北来的侯镜如兵团从葫芦大登陆后,积极增援,但却始终无法突破解放军在塔山的阻击阵地。所以,锦州城内国军听着外围好像炮声隆隆,援军似乎就快到了,但却始终未能到来。到十月四日,解放军部队已经全线突破锦州国军防御阵地,进入锦州市区。范汉杰只能和卢浚泉等人商量,决定突围,突围刚一开始行动,部队就完全跑乱了,失去了控制,范汉杰、卢浚泉等人被俘,到十月五日下午,锦州宣告解放。

1948年9月上旬,解放军开始向锦州外围集中,做外围准备,第一步是先围攻锦州外围的义县,当时只有锦州集团派出的一个师,连通地方保安部队,约一万人左右。但此时国军方面对解放军的情况仍然并不是十分清楚,只是估计东北野战军大约有十个纵队,每个纵队人数约相当于国军一个师,也就是一万人,而且缺乏攻坚所必须的重武器,加之知道解放军原本在长春附近,所以断定解放军不会侧沈阳南下,突然围攻锦州。但范汉杰仍然提前做了不少准备,将锦州的部队整编为四个军,统由第六兵团指挥,同时加固了城防。

这个想法当然很危险。锦州是东北与华北联系的关键,又有范汉杰集团的约十万人军队固守,并筑有坚固工事,这样的大规模攻坚东北解放军以前还没有过,能否打下来很难说。一旦在锦州打成胶着状态,华北敌人以有力兵团东进救援,沈阳再以廖耀湘兵团大举增援,东西对进,解放军就将陷入被迫同时要对付东西两线敌人援兵集团,同时还要围攻锦州的局面,当然是非常被动的,稍有不慎,就会造成重大损失。所以,东北解放军主要负责人一直有疑虑,但最终还是被中央说服,同意了先打锦州,同时在东西两线布置了阻援部队。

世界历史上有没有什么逆天的军事行为?,麦泽利安

也就是说,解放军已经摆开阵势,在清扫锦州外围的敌人据点了,国军这边尚未准确判断出解放军的目标是进攻锦州,对解放军的实力也没有正确的估计,各个集团之间也还在勾心斗角,没有达成统一。一直到九月二十四日,解放军已经攻破义县,开始进攻锦州,国军这边才惊慌失措,一边命令廖耀湘兵团出沈阳向西攻击,增援锦州,一边从华北抽调部队组成侯镜如兵团,积极东援。但廖耀湘出沈阳之后,并未直接向锦州攻击前进,而是先攻占了彰武,又在彰武一带梭巡不前,耽误了救援时机。

辽沈战役之前,国军已经只能困守长春、沈阳和锦州三个据点,五六十万军队龟缩在城里不敢出来。陈诚害怕担责任,早早称病告退,卫立煌火线复出,到了东北接盘。但当时东北情况复杂,国军虽然有几十万大军,但是分成了几大摊,范汉杰镇守锦州,约十万人左右,长春郑洞国手下也有十万人左右,在沈阳的大约二十五万人,其中以廖耀湘兵团为绝对主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卫立煌指挥不了廖耀湘,也指挥不了范汉杰,是否救援长春的问题上,卫立煌也与国军统帅部意见分歧很大。

国军统帅部当时的想法是,打通辽西走廊铁路线,东北国军长驱入关,放弃东北,与华北国军汇合,固守关内。但当时迫于政治压力,这个想法却始终无人敢于执行,谁也负不起放弃东北的责任。所以,卫立煌到东北后只坚持一条,兵力绝对集中,就是龟缩在长春、沈阳和锦州,坚决不出城野战。哪怕是解放军围歼哪里的国军,也绝不出援。而作为东北战场的国军绝对主力,廖耀湘既不支持统帅部长驱入关的计划,也不愿意支持卫立煌龟缩死守,只想着尽快从营口、葫芦岛撤离。

就在国军内部关于东北战守问题勾心斗角、议而未决之际,解放军这边逐步形成了先打锦州,关门打狗的思路。当时东北野战军主力多数在长春外围,等着围点打援,主要是希望沈阳的国军能够以大兵团出援长春,这样就可以在国军机动中通过设伏,来突然包围国军并予以歼灭。但中央认为这样是牵牛尾巴,所以不能抱着在长春守株待兔的想法等下去,而应该牵牛鼻子,先越过沈阳,侧敌南下,突然攻占锦州,并破坏铁路线,切断敌人华北与东北两个战场之间的联系。

而锦州城内的守军,司令官为范汉杰,但下属的主力部队为第六兵团,却是云南部队,先由孙渡率领,孙渡升热河省主席之后,卢浚泉升任兵团司令官,所以将帅之间存在不少矛盾。范汉杰新编成的两个军中,一个军驻在山海关,在解放军开始进攻义县后,范汉杰要求将这个军调锦州加强防御,但国军统帅部与卫立煌仍坚持认为,解放军此时并无能力进攻锦州,对义县只是骚扰性的进攻,所以以山海关没有部队接防为由,拒绝了范汉杰的要求。但从沈阳抽调了一些部队,空运到了锦州。

世界历史上有没有什么逆天的军事行为?,麦泽利安

锦州城内此时最大的问题是弹药储备严重不足,只打了几天,锦州国军的炮兵阵地就完全被解放军的炮火所压制。一开始,国军还试图从沈阳空运部队,但只运来两个团,就因为锦州飞机场跑道被解放军炮兵击毁,无法继续空运部队,于是只能空投炮弹。但此时锦州已被解放军重重包围,包围圈也越来越小,所以空投的炮弹落在国军这边的并不多。几天后,因为解放军炮火完全压制了国军,以高射机枪和高射炮防空,国军飞机也不敢再来空投了,只能寄希望于地面增援。

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

编辑:85dir 关键词: 历史上 什么 世界 军事 有没有 逆天 行为

网友评论

随机推荐

图文聚集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